洛书爱吃巧克力

俊凯生日快乐!

已经陪你走过三年,同样的年龄,你比我惊艳太多太多。那么好的你,以后,未来,永远,我又怎么舍得放弃。你想飞,我做你羽翼上的一支细小羽毛,你要王冠,我为你做为你铺路的一粒石子。

王与护卫

失踪人口回归

好久没有写文了,脑子已经不够用了

严重ooc    不喜勿喷   圈地自萌的产物

专属护卫王昊×高贵帝王白曜隆

我的王,我为你,甘愿沉沦。

这王座旁没有你,我要了又有何用。

     白曜隆是个王,统治一切的王。

     本以为王,应该是至高无上的存在,是冷酷无情的,是藐视一切的,是嗜好杀戮的,毕竟那个尊贵无比的王位,是在无数鲜血和尸体堆砌中生长绽放的罂粟,妖冶,令人战栗,却无可避免地被吸引沉沦。

     可白曜隆偏偏打破了常规,他单纯,虽不算傻,但少了身而为王的心机计谋,他永远带着笑容,并不是面具般的假笑,是真的发于内心的,如同太阳一样耀眼的笑,或许你会疑惑,这样的人,在残酷的生存法则中如何得以生存,甚至成了王,他有隐卫,一个专属于他,守他一世周全的护卫。

     王昊是白曜隆的护卫,沉默寡言,眼神永远溢着化不开的阴冷,世人不知其真名,只得尊称他一句万磁王。他常以面具遮面,只留下毫无感情温度可言的嘴角,所到之处,无人不被他散发的威压震慑。他是王的护卫,每每敌人侵犯之际,他守在王面前,一影一瞬之间,杀得他人战栗,只能成为王昊刀下残魂,唯一微不足道的挣扎,大概只有喷溅于王昊身上鲜红的血液,而这些血液,是一丝一毫也近不了他们原本要杀得人——白曜隆。

      “万万!”白曜隆跑向满身鲜血的王昊,眼睛焦急在他身上扫视,直到确认没有伤口才放下心来,眼神从头到尾没有惊恐,因为他相信他的护卫有足够的能力保护他,白曜隆在王昊身后,无比心安。

      王昊看着跑向他的白曜隆,眼睛里的杀气消得干干净净,化成旖旎的温柔,这是他发誓永远保护的人,不止一世,而是生生世世。

    在白曜隆二十四岁生日之前,王昊奉命铲除余孽。“我会在你生日那天回来,等我。”这句话,在王生日前的日子,被他反反复复咀嚼,以解对护卫的思念。

     白曜隆生日当天,他从清晨便在宫门前等候,盼着他心心念念的人,从日出东山,盼到华灯初上,等到的却只有护卫遇袭的消息。

   “孤去寻他!他生,孤便和他一同归来;他死,孤便同他一起赴那黄泉路!”

      夜深,白曜隆只身前往王昊遇袭之处,却未想到这是小人设下的陷阱,为的是白曜隆项上人头, 赌的就是白曜隆对王昊的重视。

      白曜隆中了埋伏,被敌人团团围住,这一次他的身边,没了王昊,他望着远方,眼里全是决绝和坚定,“万万,来世,再相见,那时,换我护你周全。”说话间,欲拔剑自刎,即使他死,也应保持王的尊严。

    预期的疼痛没有来到,反而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万万?”白曜隆睁开眼,面前正是他心尖上的人。
“我说护你生生世世,我便不会食言。”

    “我知道。”话落,便攀上那人的脖子,吻住他的唇。

      数月后,帝王失踪,新的帝王又坐上宝座,新一轮的杀戮又开始,人们想要坐上王座,在王座上的人,拼了命要保住自己的王座。

      “后悔么?放弃至高无上的身份。”

      “你在哪,我便在哪,生死不弃,世世相随。”

I trust you forever

段天仙生贺

我们的Mark Tuan 生日咯,送上祝福~

绝对是happy ending

未来,我们的Got7,我们的宜嘉爸爸要一直一直好下去哦!

  “亚洲偶像天团got7成军十年,九月四日,成员纷纷齐聚为成员段宜恩庆生……”

“marky~生日快乐!”“mark hiong 又老一岁了!got7一直在……”“mark ……”段宜恩身边全是祝福声,欢呼声,那些声音就环绕自己身边,周遭却突然起了火,所有人被火烤得炙热,笑容被扭曲到狰狞,“mark !”“marky !”“救命……”段宜恩看到无数黑影在火中挣扎,他的成员,他的父母,他的嘉嘉……无力感蔓延全身,将段宜恩沉入黑暗,沉至绝望。

      段宜恩醒来时,时钟的指针正指九点,日期是九月四日,今天是他的生日。

      父母早在昨天就通了视讯送了祝福,成员们也一大早出门采购,说是想要为自己做顿午餐,本想和他们一起去,结果被推回床上,“我们的marky今天是寿星哦,是什么都不用做的,只要好好等着我们给你的惊喜!”晚上还有小型粉丝见面会,自己也要准备好了。

     段宜恩懒懒从床上爬起,洗漱,走向餐厅。餐桌上摆着一碗面条,旁边碟子里放着鸡蛋,和一张便签。

    “marky~生日早上要吃长寿面,鸡蛋也要吃光光哦,爱你,mua~”

       歪歪扭扭的字,却令段宜恩嘴角扬起不可抑制的笑,坐下开始吃面条,刷着手机上粉丝的祝福,got7已经十年了,十年里,有低谷,有无奈,更多的却是成功和感动,出道前和他们在练习室里的野心壮志,也实现许多,自己也找到最爱的他,未来也会一直走下去的,和他们,十年,二十年……即使不以got7,也会以家人,兄弟的身份,走下去。

       没过多久成员们就都回来了,连和哥哥一起居住的荣宰也提着年糕,抱着coco回了家,bambam 和有谦在客厅里打闹,珍荣和队长在厨房炸着年糕,嘉嘉在自己身边给自己念着中国粉丝的祝福。在一阵闹腾中解决了午饭,匆匆赶到粉丝见面会的现场,场外早早侯着的粉丝们拉起了横幅,上面有从出道到现在自己的演出照片,真的很感谢他们啊,一直爱着自己。
见面会很顺利,自己唱了歌,跳了舞,got7也合体唱了forever young 。段宜恩在切蛋糕前许下愿每年都如此的祝愿,然后……耳边有一阵轰鸣,模糊的意识中还有火光,他们在一遍遍喊着“mark ”“marky !”段宜恩觉得这些声音好远好远,火光里挣扎的黑影乱做一团,“嘎嘎……”

      段宜恩从梦中惊醒,原来,只是梦啊……段宜恩平复自己的心情,看了看表,指针指向九点。他从床上爬起,洗漱,走进餐厅,餐桌上摆着一碗面条,旁边的碟子里放着两个鸡蛋和一张便签。

   “marky ~生日的早上要吃长寿面,鸡蛋也要吃光光哦,爱你,mua~”段宜恩笑着坐下,边吃着面条,边刷着粉丝送的生日祝福。

      没过多久,成员们就回来了,连许久不曾来的荣宰也带着Coco回了家,bambam和有谦在客厅里打闹,珍荣和队长在厨房炸年糕,嘎嘎黏在自己身边给自己念中国粉丝们的祝福,段宜恩觉得一切似曾相识,但总想不起什么,索性不管,匆匆吃完午饭,就赶往见面会场地。场外有许多粉丝等候着,拉开横幅,上面是从出道到现在自己每一次的演出照片。然后自己唱了歌,跳了舞,got7也合体唱了forever young,终于到了吃生日蛋糕的环节,段宜恩许下了愿,动手开始切生日蛋糕,然后粉丝群开始骚动,轰鸣声炸裂开来,火光,火光……他们在喊着自己的名字,然后……

     段宜恩从梦中醒来,桌上时钟指针指向九点,他懒懒从床上爬起,洗漱,走向餐厅,餐桌上摆着一碗面条,旁边碟子里放着两个鸡蛋和一张便签。

     “marky~生日早上要吃长寿面,鸡蛋也要吃光光哦,爱你,mua~”段宜恩却再也笑不出来,这不是梦。

        段宜恩跌坐在椅子上,盯着面条,果然没过多久,成员们回来了,荣宰抱着Coco,bambam和有谦在客厅打闹,珍荣和队长在厨房炸着年糕,嘎嘎拉着自己念中国粉丝的祝福。不对,不对,段宜恩想着,自己好像陷入一种可怕的循环,而这场循环的终点,是爆炸,火光,和死亡……

   “嘎嘎,你……”段宜恩开了口。

“怎么了,marky?”王嘉尔抬头看着段宜恩,似乎有点疑惑段宜恩打断他。

“你有没有觉得有点奇怪?”

“没有啊,marky,你怎么了?生病了么?”王嘉尔眼中带着焦急,伸手摸向自己额头。

“没事,嘎嘎,如果,有一天,我们出现了意外……”

“不会的,marky,”王嘉尔直视段宜恩的眼睛,“就算有一天我们真的出现意外,我会一直陪着你的,不会放开的。相信我,段宜恩。”

“I trust you forever ”

      果不其然,之后的见面会,粉丝在外候场,横幅上是自己的照片,之后的一切,同之前一样,唱歌,跳舞,合唱,切蛋糕。所有人在看着自己,段宜恩不想拿起刀,想大喊危险,可身体被控制一般,发不出声音,脸上挂着官方笑容,执刀切了下去,爆破,火光,从欢呼到哀嚎,只有短短几秒,段宜恩看着站在自己不远处的王嘉尔,不顾一切冲上去,“段宜恩,不管怎样,我会一直陪着你,相信我……”“I trust you forever ”段宜恩在最后一刻抱住了王嘉尔,“段宜恩,有我在。”

      迷雾,迷雾,身边一切都安静无比,段宜恩望着远处 ,抚着王嘉尔送给自己的戒指,阖上眼。

       段宜恩从梦中醒来,入目的却是一片白色,眼神往下看去,是趴在病床边的王嘉尔。他原本精致的脸,被胡茬和黑眼圈搅得颓废邋遢。自己的动作好像惊醒了他,他迷糊睁开眼,见到自己的一瞬间,却哭出声来,跑出去喊着医生。

    “病人目前已经脱离危险,只需要修养即可。”段宜恩无言任由医生检查,眼睛却盯着王嘉尔,他一边流着泪,一边在打着电话,好像和其他成员说着话,到底,怎么了?

     王嘉尔走了进来,目光灼灼看着自己,“段宜恩……”开口却全是呜咽。段宜恩在嘉尔断断续续解释中才明白,自己的生日的粉丝见面会上,有一个hater,在自己切蛋糕时朝台上扔了自制的炸弹,正落在自己身边,即使威力不大,自己仍被炸伤昏迷。

“段宜恩,你知不知道,炸弹炸开时,我都要疯了,我想,万一,你离开我了,怎么办……”

“嘎嘎,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一直在你身边,相信我。”

“I trust you forever ”

回到我身边,好不好?

渣文笔又一次自产粮😂😂

双死亡预警,严重ooc

圈地自萌,不要上升蒸煮😊😊不喜渣文笔,轻喷

我不太会聊天,可能就不会给每一个评论的小公举们回复了,但给每一个看文,喜欢,评论的小仙女们笔芯😘😘

如果我说我想你,你立刻会出现在我身边吗?

   “白曜隆,我好想你。”

     酒吧里,震耳欲聋的音乐炸裂着心脏,惹得男男女女们在舞池里疯狂扭着身子,来消磨身上的欲火。

     角落里,身着西装的男子独身坐着,白皙的脸庞被灯光和酒精染成绯红。他沉默着坐着,嘴里嘟嘟喃喃,偶尔啜饮桌上的蓝色玛格丽特,纯蓝色在酒吧灯光下映得妖冶,王昊摇晃着酒杯,把杯沿的细盐又晃下几分,仰头喝下,咸涩味在口腔里炸开。白曜隆……王昊透过酒杯,看着光怪陆离的酒吧,被模糊虚化的人影,每一个都像他,可每个都不是他。

      王昊挣扎着站起,他想去舞池里发泄自己,或者随便拉上个妞,在酒吧后门释放兽性,想象着姑娘的翘臀紧贴着自己,香水味道在贴身衣物上萦绕不散,红唇会在自己的身上留下一个个印迹,然后……小白大概会哭吧,他会生气的,我不想看他吃醋生气,他生气的话,我的心,心是会痛的。

      王昊又跌坐回吧座上,摇摇头,把脑子里的下作想法晃去,酒,却是一杯接一杯灌下去,直到星梳月淡,酒吧打了烊。
     经理模样的人向王昊走了过来,“先生,不好意思,我们要打烊了。”王昊不理,眼睛眯缝着望向经理,“你,你说什么?小白,呵,呵呵,他啊,他是我爱人,我最爱的人……什,什么?他,在,在我也不知道的地方……”王昊口齿含糊不清,酒精麻痹了他,可心还是在痛。

“唉,别理他了,他是个疯子。”经理扭过头向服务生们说到。

“呵,疯,疯子吗?”王昊踉踉跄跄站起,向外走去,疯子,白曜隆,连你也觉得我是个疯子么?对,我是疯子,我们一起在舞台上说唱的时候,我是疯子,我发疯嫉妒着那些被你抛飞吻的粉丝们。我是疯子,我们一起上节目时,看你表现出对吴亦凡的迷弟属性,我在嫉妒,嫉妒得发狂。我是疯子啊,一直在嫉妒,在迷恋,在你粘着我时,故意避嫌,欲迎还拒的享受。我赢了,我把你吃得死死的,没有人能踏足我对你的包围圈。你爱我,无法不爱。可我是个贱货,我居然厌倦了,以为你永远不会离开我,以为你已成我的猎物,便生生世世是我的人。我不再想你的感受,我开始彻夜不归,和各类model鬼混,我开始……不再那么爱你。

    你会惩罚我么,对啊,你已经在惩罚我了,你,走了,到一个我找不到的地方,我伤透了你的心,你在报复我,白曜隆,我好想你,真的真的好想你。你,你回来,回来好不好,回到我身边,我发誓,我再也不会出去胡闹了,我会做个居家男人,会每天陪你做饭,散步……我会,会买一幢别墅,有着你一直想要的小院,我们在院子里装个篮筐,一起打球,你,你这个一米八几的大个子,得,得让让我才行啊。会养狗的,我出去的时候,狗狗会陪着你,是一只大金毛,抱着他,就像抱着我一样,我是你的忠犬啊……

     所以,小白……王昊抬起头,白曜隆在前面的马路上站立,看着他,笑着。小白,不要闹了,危,危险!回来,回到我身边。王昊跌跌撞撞向小白跑去,这一次他不会再放手。远处车灯骤亮,刹车声在空中划出尖锐的长啸,来不及了。小白啊,王昊,抱住他,原来被车撞的感觉是这样的啊。王昊半挣着眼,终于想起,那天,他又一次凌晨才归,眼睁睁看着外出找他的小白被疾驰的车辆撞飞,落地的那瞬间,分明看到小白留着泪,而愚蠢的他,脸颊上,还有别的人的唇印。

     所以,小白,这一次,我和你一起走好不好。王昊阖下眼,满足的笑了。

      如果你忘了我,来生,我再追你一次,这一次,我绝对不会放开你了。

万白父子日常之离家出走遇到新邻居了!

早上发了文,承蒙大家喜欢😘😘

虽然懒,但还是有系列

人物ooc,渣文笔

呆萌调皮儿子白小白×无奈宠溺爸爸皮几万

   “爸爸~”

     小白光着小脚丫快速的跑向王昊,短短的小胖手拿着画笔和图画本,“爸爸,抱抱,爸爸,看!”小白仰头望着王昊,大大的眼睛快要溢出的期待。

   “嗯,小白真棒,爸爸在工作,你先自己玩好不好啊”此时的王昊正埋头沉浸于音乐创作中,无暇顾及白曜隆,只能快速瞥一眼小白的画册,应付的说到。

“爸爸,你看一下好不好嘛,爸爸~”

“小白乖,爸爸真的在工作,待会看,待会”

“爸爸~”

   白曜隆拖着小奶音,撒娇的晃动着王昊的裤腿,手脚并用想要爬上王昊的膝盖,小手在空中挥舞着,一不小心把王昊桌上的咖啡打翻。咖啡沿着桌面迅速殃及桌上的乐谱,“白曜隆!“白小白小朋友似乎没有意识到他的过错,只是看着桌上被咖啡染成褐色纸张,

“爸爸你看这里变成了皮卡丘咯!”

王昊看着白小白所指的变成皮卡丘的咖啡污渍,覆盖了他好不容易谱成的一段曲子,顿时黑下了脸,将白曜隆一把揪起来,拎出门外,

   “我工作好之前不许打扰我!”便砰把门关上,留下不知所以的白曜隆。

     白曜隆自己一个人在客厅玩了一会,又跑过去拍拍王昊的房门,

  “爸爸我饿了!”可沉迷工作的王昊没有回应。

  “哼,坏爸爸!”

    白曜隆躺在沙发上,想象着其实自己是个孤儿,是被王昊领养回来的,或者其实根本是王昊把自己偷来的!白曜隆越想越害怕,不行,我要去找自己的亲爸爸,让亲爸爸把这个偷孩子的坏爸爸抓起来!白曜隆匆匆收拾自己的小背包,搬了个小椅子,打开门,跑了出去,由于速度过快,迎面撞上一个人。

    等到王昊工作完了,已经临近傍晚。这么晚了,小白该饿了,看在他下午这么乖,今晚做红烧肉给他吃好了。“小白?”又和我玩捉迷藏?王昊在房间里发现白曜隆的画纸应该是早上他要给自己看的那张,画的是他们在游乐园的场景,旁边有一排歪歪扭扭的字

“哼!坏爸爸,我要去找自己的亲爸爸了!”

    糟糕,王昊心想,又看到门口白曜隆用来垫高的椅子还在,这傻孩子,居然会用椅子垫高了?他顾不上其他,心里早就想象出许多白曜隆被坏人拐卖的画面,心下一阵战栗,迅速打开门,看到白曜隆手里拿着一堆布丁,正在一个陌生人的怀里。

“小白,别怕,爸爸来救你”说完便向他们扑过去,只是拖鞋不小心勾到门槛,摔倒了。

“嗯?爸爸,你怎么趴在地上?对了,爸爸,这是凡凡叔叔,我们的新邻居哦!他超帅的!”

“我们的小白才很可爱呢!”王昊看着新邻居捏捏白曜隆的脸,又转头看着自己,

“你好,我叫吴亦凡,今天刚刚搬来。”说话间脸上显出淡淡的笑,和刚刚对小白露牙龈的仿佛不是同一个人,但不能否认是个长得很漂亮的男生。

“爸爸,回家吧,凡凡叔叔再见!”王昊看着自家儿子傻乎乎的表情,还不忘给吴亦凡一个飞吻,觉得自己的地位受到动摇,这淡淡的忧伤……

万白父子日常之离家出走

一不小心踏进冷cp,只能自己产粮了。QAQ

人物严重ooc,大概是养成向,超短,渣文笔,勿喷

呆萌调皮儿子白小白×无奈宠溺爸爸皮几万

可能会有系列,无奈自己太懒?

“小白,你又偷吃!”
    王昊此刻正盯着一片狼藉的冰箱,早上刚买的巧克力不翼而飞,刚刚冻在冰箱里的布丁也消失了,而我们的始作俑者,那个叫做白曜隆的小男孩,此刻正忙着往嘴里塞最后一口布丁,小小的嘴巴鼓鼓囊囊的,像只小仓鼠,他迅速把布丁咽下,然后一双大眼睛盯着王昊,泫然欲泣的模样,分明在说我这么可爱,只不过偷吃点布丁,你忍心说我嘛!王昊看着小白的小表情,红嘟嘟的小嘴鼓着气,嘴边粘着没有被销毁的罪证——布丁渍,还努力眨巴双眼想要挤出根本不存在的眼泪,差点笑出声来,转念又想,不行,这次纵容他,下次又会偷吃的。

“小白,我上次不是说过了嘛,这样会得蛀牙的,得了蛀牙就要去见贝贝叔叔,你不是最怕穿着白大褂的贝贝叔叔了嘛!”

   王昊沉着脸蹲下,摊开手,

“所以,拿出来吧!”

  白曜隆鼓着脸,白白嫩嫩的脸像个小包子,慢吞吞地把没来得及吃的巧克力小心放到王昊手上,不舍地拽住包装纸的一角,可怜巴巴的看着王昊,

“爸爸…”

“不行!”王昊拒绝的很干脆。

“哼,坏爸爸!”白曜隆撇下巧克力豆迈开小短腿跑向房间。

“这孩子…”王昊无奈的摇摇头,慢斯条理地收拾好白曜隆弄乱的冰箱,把他的皮卡丘放进玩具箱里,开始准备晚饭,偶尔向房间里瞥一眼,只能看见白曜隆毛茸茸的小脑袋在衣橱里乱翻着。

“小白,快出来洗手,准备吃饭了!”

“小白?”王昊见白曜隆没有反应,走向他的房间,“小白,该吃饭了…嗯?你这是干嘛?”

    王昊刚好看到白曜隆背着他最喜欢的皮卡丘背包跑出来,头上戴着上次游园会他赢得的奖品——一个带着小风扇的帽子,肩上挎着小水壶。

“小白,你去哪?”

“哼,坏爸爸”!”白小白小朋友表示并不想理他。往门口走去。

“小白,今天有红烧肉哦!”

白曜隆听到有红烧肉,顿了一下,又扭头继续走,“哼!”我才不会被红烧肉收买呢,白曜隆心想。可是人生总是有许多艰难,还没出门的白曜隆就遇到了难题,他够不到门把手。

白曜隆向那个看着像座大山的门把手,努力踮着脚尖去够,“噗嗤…”站在后面观看的王昊很可耻的笑了。

“哼!”听到了王昊的笑声,白曜隆甩给他一个白式冷漠白眼,向饭桌跑去。王昊连忙跟上,给小皇帝盛饭。

十分钟以后,明明想不会屈服于红烧肉的白曜隆,带着满下巴的饭粒,中气十足地喊着“爸爸,再来一碗!

Ocean deep

超喜欢的一首歌,忍不住开了个脑洞,文笔太渣,不喜勿喷。




“段宜恩,昨天我梦到了一片海滩,有个人在我旁边,牵着我。”

“你觉得你爱他吗?”

“不知道,我连他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那就忘了他吧。”

王嘉尔是个病人,段宜恩是他的主治医师。同所有烂俗的爱情剧一样,病人和医师在经久的陪伴中相爱了。当晨光透过薄雾照耀时,他们表白,在朝阳下交换一个绵长温柔的吻,然后度过甜蜜的一天,之后的第二天,王嘉尔仍然是病人,段宜恩对他而言,仍然只是主治医师。

王嘉尔是段宜恩的第一个患者。彼时段宜恩还是个刚从大学毕业的青涩医师,他见到王嘉尔的那天,正值梅雨季,隐匿在山林的病院被雨雾笼上一层孤寂。段宜恩看到他光着脚,坐在亭前,脚丫在雨里晃动,沾染上雨珠,长长的睫毛像蝴蝶轻驻,仿佛下一秒就要飞到缥缈的天际,他什么都不做,只望着雨琏发呆。段宜恩有种想把王嘉尔护在身后的冲动,把那双透着苍白的脚暖在怀里。他看了看病历本,径直向王嘉尔走去。

“你好,我是段宜恩。”

王嘉尔收到了惊吓,回头看段宜恩的眼睛里闪着惊慌,像只羸弱的小鹿。段宜恩想,“如果不介意,我可以坐这里吗?”

王嘉尔没说话,默默向旁边移了移,给段宜恩留了个座。

“你在看什么?”段宜恩同王嘉尔并肩坐下,循着王嘉尔的视线。

“海。”

“海?”段宜恩看着面前郁郁森森的树林,确定医院是坐落于山林之间。

“海,那些海从雨里来,还有这里。”王嘉尔指了指心口,“这里有海。”

段宜恩看着王嘉尔,漂亮的眼睛眸色很深,仿佛里面真的有片海。

“那你猜,”段宜恩也学着王嘉尔把手放在心口,“这里有什么?”

雨珠弄湿了段宜恩放在一旁的病历本,扉页王嘉尔照片旁的病例栏里,铅字小小的写着,选择性失忆症。

段宜恩一直不清楚,像王嘉尔这样的孩子会选择遗忘什么,明明笑容甜的发腻,见谁都是热情好动的,哄得男女老少都无比喜欢他。他明明记得每天早上跑到自己的房间,伸出毛茸茸的脑袋,大声对自己问好。明明记得每周三跑去厨房磨着厨师给自己多做一份芝士。明明记得护士姐姐挂在院子里的床单,冒着雨把床单收回来。

直到段宜恩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心意,在某天清晨拉住光着脚丫就想往树林里跑的王嘉尔,带着不容分说的语气说,“王嘉尔,和我在一起,我爱你。”接着又不等王嘉尔反应便吻上他,唇齿间旖旎着暧昧,让王嘉尔软了身子,打开了心。

段宜恩那年收到最好的生日礼物,是一只被吻到脸通红的王puppy。他抱着王嘉尔,甜甜睡去。

第二天一早,段宜恩揽过睡得迷糊的王嘉尔,想给他一个早安吻,却被王嘉尔慌忙推开,“段医师,你在干什么!”说完就快速逃走,段宜恩怔住了,原来王嘉尔选择忘记的,是他身边最爱的人。

王嘉尔有选择失忆症,他记得一切,却偏偏记不住自己的爱人。

“我爱你,王嘉尔,和我在一起。”第一次,在树下。

“我爱你,王嘉尔,和我在一起。”第二次,在花园。

“我爱你,王嘉尔,和我在一起。”第三次,在走廊。

“我爱你……”四次,五次,六次,在山巅,在瀑布,在病房,在任何地方,段宜恩告白,他们在一起,然后王嘉尔忘记。
无论前一天有多么甜蜜的记忆,第二天,王嘉尔脑中只有一面空白的墙,而段宜恩攥着回忆,透不过气。

“段宜恩,你见过海吗?”又一次和段宜恩在一起的王嘉尔窝在他怀里,“嗯,海很大,一望无际,很蓝,是天的倒影,还有,嘎嘎的眼里有海。”“不是哦,嘎嘎的海,在这里。”王嘉尔抚着胸口。

“那你猜,我这里,有什么?”段宜恩也学着王嘉尔,把手抚在胸口。

“嗯……宜恩的心里,有什么呢?”王嘉尔窝在段宜恩的怀里,沉沉睡去。

我的心里,有你。

“段宜恩,我昨天晚上梦到海了,旁边还有一个人,牵着我。”

“那你爱他吗?”

“虽然我不知道他是谁,但我很确定,我很爱很爱他。”
王嘉尔嚼着奶糖,转回头来,看到段宜恩眼神里抹不开的温柔和欣喜,还有那个右边脸因含着奶糖变得鼓鼓的自己,

“他也很爱你。”

THE END

超短篇德哈

昨天发了一篇文,没想到还有小伙伴喜欢,在这谢谢小伙伴们啦(๑•ั็ω•็ั๑)

角色属于罗琳,严重ooc属于我

大概是双暗恋吧,看到最后就知道啦😊😊

     哈利要结婚了,新娘很漂亮。

     那张烫金的请帖被放到德拉科手里时,他突然觉得有些烫手。抬头望着对面的哈利,脸上隐约泛着幸福。还有他身旁的未婚妻金妮,美丽动人,看着哈利的眼神,漾着温柔。相较之下,马尔福对他的感情,见不了光。

    “我们伟大的救世主居然还会邀请我们这种卑微的战败者参加婚礼,不怕我捣乱吗?”

       马尔福摆着一如既往的傲慢腔调,灰蓝色的眼睛紧盯着桌上的请柬,仿佛想将它撕碎燃尽。

     “别这样,马尔福,毕竟……”

       毕竟?马尔福疑惑地抬头,眼底重燃一丝希望,还会说什么,毕竟他曾也对我有感觉么,如果是这样,梅林的长筒袜,我一定会大闹婚礼把他抢过来。

      “毕竟你母亲曾经救过我。”

       呵,果然,他怎么会喜欢我这样的人,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我对他的感情变了质。

      “那只是为了家族利益。”

       马尔福压下心头的起伏,言语中的讽刺意味显而易见。眼神却不自觉的浮动,他看着紧紧扣在新娘腰上的哈利的纤细手指,想到还在学院时他每天偷偷注视着哈利握着魔法棒的手,指节分明,隐隐透出血管,他甚至能感受到血管里,属于格兰芬多滚烫血液的流动。他看到哈利用的咖啡杯上,一个鲜亮的唇印,分明属于那个女人,想起每次趁哈利打魁地奇时,偷偷让家养小精灵把哈利的水壶拿来,小心翼翼灌下一口,在壶口边沿印下一吻,想象着哈利的唇叠在自己的唇印上。

     “马尔福!”

     “嗯?”

      他被哈利的一声呼唤拉回现实,

     “所以,我还是希望你能来, 我会为你留一个位置。”

     “可以。” 至少让我能和你一起穿上西装站在婚礼现场。“还有,我没有女朋友。”说话时,马尔福盯着哈利,意味深长。

     “金妮,你不是还要去挑晚宴礼服吗,走吧。”

       马尔福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抽出香烟,狠狠吸了一口,辛辣的味道迅速充斥胸腔,他一直学不会吸烟,第一次吸烟被呛地满面通红,还被路过的哈利撞了个正着,哈利好心帮他顺了背,可专属马尔福高高在上的傲娇不允许他说谢谢,只是又一次出言不逊,将哈利逼走。这次,再也没有人替他顺背。

       婚礼前的日子,马尔福不记得是如何度过,只是满地的酒瓶和烟蒂暗示他过得并不好,期间哈利也来过几封信,无非不是有关婚礼,仿佛他们之间再没有其他话题。终于,婚期到了。

        婚礼的前一天,马尔福望着镜子里的自己,胡茬密布,金发散乱在额前,眼里全是血丝,最终还是披上风衣,出了门。
      
        哈利的婚礼同他救世主的身份十分贴合,大气浪漫,只是……

        马尔福在晚宴时拼命喝着酒,到最后喝得酩酊大醉时,被人怂恿着对新婚夫妇说话,他眯缝眼,他以为他会说哈利,我爱你。从学院时就想说的我爱你。现在,你想和我走吗?我们,一起。然后他向他伸出手,哈利握紧他的手,他们抛下一切,只有彼此。可他没有。他只是摇了摇迷迷糊糊的头,刚刚说了一声哈利,就醉倒在地。

        看。他和哈利,是连梅林都不赞同的存在。

        我,还爱你。但我只能放手,再见。

        多年以后,当那双翠绿色的眼睛不再明亮,它的主人坐着轮椅在窗前,手里抚摸着一支魔杖,像抚摸爱人的皮肤,那是最黑暗的年代,他深爱的人抛给他的,决定胜利的魔杖。可他没有说出对他的爱,因为他以为他绝对不会爱他,所以婚礼前,他邀请他的搪塞借口只是救命之恩,婚礼时他就算再期待他能带他走,也没结果。

         你,大概还欠我一场婚礼吧。

超短篇德哈

一直看太太们产粮,自己闲不住来了一发。

角色属于罗琳,只有严重ooc属于我。

囚禁向,双死亡预警


房屋在空旷的郊外显得突兀。稀薄的阳光从唯一的窗户中挤进,照出小片光亮,仍有大半房间浸在黑暗中。墙皮剥落,裸露出地方,染上褐色的血液。
哈利被绑在椅子上,赤裸身体,手脚被拷上冰冷的铁链,限制自由。椅子被固定在那块唯一的光亮中,衬得他的肌肤近乎透明,如果忽略那些从脖颈一直向下延续至深处的紫红色痕迹还有一条条血痕。
哈利那双翠绿的眼睛被憔悴掩盖,了无生气地低着头,只有若有若无的呼吸,证明他还活着。他面前立着一面镜子,照出瘦削的身形,还有他身后墙上的刑具,每一个的末端都凝着血迹,同他身上的,十分吻合。
门锁被打开,清脆的声音引得哈利一阵战栗,望向门口的目光多了一丝恐惧,又很快低下头。那个人从黑暗中走出来,颀长的身体被酒红色的西装衬得挺拔,铂金色的头发被一丝不苟地梳向后。马尔福的脸上挂着笑,看向哈利的眼神里,带着变态的爱恋。
“我来了。”
马尔福开了口,低沉的嗓音温柔地出奇,哈利却毫无反应,只是轻轻撇过头。男人的目光一瞬间变得凶狠,快步从墙上取下皮鞭,下一秒,一条醒目的红痕就出现在少年身上,
“我爱你,你知不知道!”
马尔福嘶吼着,手中的皮鞭一下一下,不停抽着哈利,哈利嘴唇被咬的充血,眼睛恨恨盯着男人,
“可我恨你。”少年终于开口,沙哑的声音,浸着仇恨。
“以前的我对你有什么不好!为什么,你还要抛下我,带着那个女的私奔!你是我的!不准离开我,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我求求你,一直待在我身边好不好。”
马尔福的声音近乎呜咽,西装已经被他弄得皱乱。
“我只要,占有你就好了吧。”
马尔福的眼睛狰狞地血红,手迅速撕开西装,吻住哈利充血的嘴唇,带着浓浓的侵略性,手上下游移着,一下一下捏弄着哈利胸前的红樱,吻也拓展到哈利的肌肤,细碎又密集的吻,缺了温柔,叠加在旧的吻痕上,一层层。粗鲁地脱下裤子,没有任何预备的,就冲入哈利身体。哈利痛苦的呻吟,被他想成鼓励的讯号,镜子里,两具身体重合一体,血从哈利伤口流出,又被马尔福舔舐干净。
“我爱你,你只能是我的!”
“恶心。”
哈利蹙着眉毛,眼睛氤氲雾气,却抵挡不了马尔福的侵入。渐渐的,少年的呼吸微弱,最终消失。
“我们一直在一起吧。”马尔福吻去哈利眼角的泪,喃喃说道。
后来,一个不小心的烟头引起郊外大火,人们在那栋被烧得面目全非的房屋里,发现两具尸体,以奇怪的姿势连结着。一个痛苦,一个,挂着幸福的笑。
我们最终还是在一起了。